熱浪頻繁!太平洋出現「斑點」 100萬隻海鳥餓死被沖走-远古蜈蚣虫

熱浪頻繁!太平洋出現「斑點」 100萬隻海鳥餓死被沖走 时间:2020年02月22日 19:53:30

熱浪頻繁!太平洋出現「斑點」 100萬隻海鳥餓死被沖走

長達數年的劇烈海洋熱浪始於2013年,但這樣的天氣現象沒有好轉,甚至還在2015年時,因為「聖嬰現象」(El Nino)而加劇,並一直持續到了2016年。北太平洋每1600公里的海洋上,溫度升高了攝氏3度到6度,這樣溫暖的海水被稱為「斑點」,而熱浪就是導致「斑點」發生的主要原因。

紐西蘭東部沿海最近也形成了另一個「斑點」,範圍約有100萬平方公里,面積比德州還要更大。據2018年的另項研究指出,1982年至2016年間,全球海洋表面的熱浪天數增加了82%,頻率和持續時間都在增加,氣候暖化只會讓這些現象更加普遍。

延伸影音:

海水變暖的情況破壞了當地原本的海洋生態系統,並導致微觀藻類(microscopic algae)產量下降,以微觀藻類維生的魚、蝦等也受到影響。溫暖的海洋還導致有害藻類大量繁殖,並害死許多動物,漁業也進而損失了數百萬美元。

熱浪頻繁!太平洋出現「斑點」 100萬隻海鳥餓死被沖走

此外,「斑點」還導致較小的海洋生物競爭加劇,因為海洋變暖的緣故,使鮭魚、鱈魚、比目魚的新陳代謝增加,象徵著牠們有更大的進食量,而激烈的爭奪之戰,將會讓小魚根本難以生存。

請繼續往下閱讀...聖嬰現象。 (圖/中央氣象局)

實習記者曾筠淇/綜合報導美國的科學家發現,隨著海水的溫度升高,在短短的12個月內,就有多達100萬隻海鳥死亡。長達數年的海洋熱浪讓這一大片太平洋變得過於溫暖,這樣的現象被稱為「斑點」(the Blob),導致有害藻類大量繁殖,進而讓許多動物因此死亡,然而熱浪的頻率和持續時間至今卻仍不斷增長。

據CNN報導,在加州到阿拉斯加的海域附近,被發現有許多以魚類維生的「崖海鴉」(common murre)在2015年夏季至2016年春季間,體態變得非常瘦弱,疑似是因為飢餓而死,而在短短不到12個月的時間內,竟就有多達100萬隻海鳥在海上死亡,可以說是最大規模的死亡。

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科學家將研究發表在期刊《PLOS ONE》上,他們發現,北太平洋的岸上沖走了約6萬2000隻死掉或垂死的海鳥,不過總死亡數應高達100萬隻左右。其中,阿拉斯加的鳥被沖走最多,該州南部的威廉王子灣(Prince William Sound),每公里就有4600具鳥類屍體被發現。

▲聖嬰現象。 (圖/中央氣象局)

華盛頓大學的首席研究員約翰.皮亞特(John Piatt)表示,這麼嚴重的狀況史無前例,海洋變暖將會對海洋生態系統造成極大的影響,「全球變暖的趨勢很可能會導致更頻繁的熱浪,現在並不清楚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恢復原狀,或甚至根本無法恢復。」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评测

  • 港澳委員:加強港青國民教育 安排學生代表列席「兩會」

    (香港 記者倪夢璟、夏微 )今年上海兩會期間熱浪頻繁!太平洋出現「斑點」 100萬隻海鳥餓死被沖走,不少港澳委員提出了頗有建設性的提案,其中,港青如何增進與內地交流成為了熱議的話題。上海市政協常委、滬港經濟發展協會副會長麥德銓與多位港澳委員共同提出了加強在滬港人子女基礎教育階段的國民教育建議。他指出,導致香港暴力事件的因素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大問題,「通識教育」被反中勢力利用變成反中課程,導致香港國民教育徹底失敗。「有些在內地生活學習過的香港青少年,卻對中國的國情和現狀不了解,沒有國家意識,也不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份,這不得不讓我們反思內地對香港青少年的國民教育問題」‍。對此,麥德銓建議開辦中小學校港人子弟班,推行新的通識教育課程。「做到內地與香港教育無縫銜接,確保港人子女返回香港可以繼續讀書,可以參加香港DSE文憑考試」。而針對不同地區情況,還可依託上海優勢教育資源,建立「漢語文化中心」,並發掘上海愛國主義教育資源,強化香港學生國民教育。上海市港澳委員姚珩則提出了安排香港青年和學生代表列席「兩會」的建議,他表示,建議未來青年和學生代表應邀列席「兩會」期間,並由市政協指派一批年輕的市政協港澳委員「一帶一」予以輔導,讓參與者跟隨港澳委員體驗參政議政的全過程,讓委員給予參與者正面的思想引領和發展輔導。同時,還要建立一個專項的聯誼組織,讓曾列席過兩會的參與者加入,持續關注這批青年精英的未來發展,爭取為擴大愛國愛港的力量注入新的動力。‍另外,港澳委員許世壇指出,未來可試點設立首家「長三角共同家園」,為港人深度融入上海‍/長三角提供專業服務,為有志回上海和長三角尋求發展機會的港澳青年人士提供適切服務。



回到顶部
安禄山与杨贵妃|诸葛亮之墓|灭绝动物|灭绝动物|越南乳瓜|四大凶兽|乾隆皇帝的儿子|历史故事|世界上最深的洼地